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解讀郎朗李雲迪之爭

1月31日報道 每逢春節過後就會有關於郎朗的惡炒,去年是關於郎朗在“胡奧會”上演奏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是否挑釁美國心理底線的事兒;今年則是老調重彈的關於英媒惡評郎朗演奏藝術的話題,並由此猜測今年登上春晚的李雲迪與他孰優孰劣的新一波口水大戰。

  事情源於近日廣東媒體曝某微博稱:“英國《金融時報》:郎朗每年參加120場音樂會和獨奏會,沿著名人關係的階梯向上爬。與郎朗合作過的指揮家曾公開表示,他的音樂家素養淺薄。”隨即,郎朗也在微博中發言“每年120場音樂會不是靠吹就能有的!”並表示“謠言會止於智者。”

  該文揣測今年春晚與王力宏搭檔的李雲迪“並非正選”,而是頂替郎朗上場的。同時還援引了一位文化活動策劃人的博文指出,“郎朗比李雲迪懂得推銷自己。”因此,郎朗的名氣也要比李雲迪大得多。

  古典李論

  “朗迪”本無事 好事者挑之

  李雲迪成名在先,且是拿下了肖邦大賽15年來惟一的一個金獎,無論是在世界範圍內,還是在崇尚金榜題名的中國,這塊金牌的含金量都是毋庸置疑的。相反正是因為14歲奪得“小柴”金獎之後就絕跡“賽場”,卻能在日後風光無限一覽眾山小的郎朗,在技與藝的“含金量”問題上,始終糾結著國人的心難以排遣。

  “朗迪之爭”最初應該是李雲迪占得“上風”,還記得2001年指揮大師薩瓦利什率領費城管弦樂團參加“相約北京”時,中演公司提出用李雲迪替換樂團帶來的“無名小輩”郎朗,而薩瓦利什的回答是“我們不了解李雲迪,但非常瞭解郎朗,他非常優秀!”而郎朗真正大張旗鼓地回國則是在2004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上,借著指揮大師洛林·馬澤爾率領的紐約愛樂樂團的強大聲勢,郎朗終於成為了中國人的萬眾矚目和媒體的聚焦點。從那以後,郎朗幾乎成為全球樂壇上的風雲人物,與他合作的基本上都是聲震世界樂壇的大指揮家、樂團總監,他與各大世界名團合作的音樂會無疑都是安排在樂團音樂季中最重要的場次,比如樂季的開閉幕式演出或者大的紀念演出、音樂盛典一類的。如此的安排,都會自然而然地被抬高身價,這與郎朗的經紀人團隊的資源、能量以及肯在他身上下工夫都是密不可分的。李雲迪與郎朗原本都屬於世界超一流的經紀公司哥倫比亞旗下的藝術家,但2007年李雲迪宣佈自立門戶其實是他事業的一個拐點,自那以後的多年,沒有世界一流的經紀公司鼎力,在今天的“明星時代”,優質的露臉機會大減,與郎朗在名氣上拉大差距是不可避免的。近兩年,李雲迪借全球“肖邦200年”和他獲肖邦大獎10周年的時機重新回到公眾的視野中,這其中也與他簽約了一家眼光、經驗與操作能力都不錯的經紀公司和聞名世界的EMI唱片公司密不可分。

  僅僅以郎朗善於走“上層路線”所以“更風光”的說法,我覺得是站不住腳的。但無論是誰,他起步的圈子都格外重要,郎朗起步於德高望重的艾森巴赫和他執掌的費城管弦樂團,隨後,在祖賓·梅塔、洛林·馬澤爾、西蒙·拉特、捷傑耶夫、巴倫博伊姆這些手握世界音樂“重鎮”的指揮大師之間被“傳遞”著。在這個圈子裏,第一要靠自己的實力,第二要有人緣,如果你實力足夠並且不斷上升,你的人緣就會一直持續下去。但如果實力不濟,人緣、面子都是不會支撐長久的。我曾經與一位有著海外演奏經歷又轉而從事古典音樂專案策劃的人聊及郎朗,他又講了另一個方面,所有的樂團和大指揮家都會在最重要的演出中,首選一個“最可靠的”人。這其中不僅是技藝、人氣超一流,還必須是自己熟悉、脾氣相投、合作順手、你要什麼他就能給什麼、不出錯、不會給自己製造麻煩的人。郎朗就屬於這種人,所以,他能夠有今天的風光並不意外,是綜合實力的結果。

  說到郎朗與李雲迪的琴藝孰優孰劣,僅僅憑藉一篇英國媒體的評論是不足以說明問題的。在歐美,樂評人的個性鮮明,一場演出後十家媒體的樂評看上去常常像是在說十場不同的演出,而且語不驚人死不休。讀者所受到的影響完全要看他讀的是哪一家媒體、哪位樂評人的評論。最後我想說的是,郎朗和李雲迪總是會被好事者拉在一起作比較,對於音樂愛好者來講,欣賞和喜歡誰都沒有錯,但絕對犯不上因為愛一方而痛恨另一方。中國在世界樂壇上像郎朗、李雲迪這樣的優秀鋼琴家應該越多越好,他們為中國帶來的世界影響力絕不是那種八卦揣測可以達到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