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拾貳月初,壹壹年末-3 [打印本頁]

作者: ankearlww7895    時間: 2013-3-8 04:19     標題: 拾貳月初,壹壹年末-3

想想緣分真的是個非常奇怪的東西。無論是對愛情或是友情,我寧願相信緣分的存在。
  
  像我們的後宮,誰曾想我們會因為一臺話劇竟如此親密。習慣了拿學弟調侃曼鈴,打擊皇皇每天傻到可愛的事蹟,習慣了師傅每天無時無刻在宿舍和師公視頻,還有燕燕強悍的“抱功”,還有我親愛的darling,雖然這是個錯誤的句子,但是好像早就習慣了,老是說我欺負她,其實我沒有欺負她。從老大到小十,還有自封的各種各種,誰曾想過我們會如此相遇?
  
  像曹魚,現在經常大半夜的發個資訊出來嚇人,想想最初的三年初中都沒怎麼說過話,現在竟然什麼都願意跟他講。有事上線了也沒什麼事情做,就發個震屏閃他一下,也不怕他或說我犯神經,曹魚說,儘管抖。我這樣給他說,你是變得很多,比以前成熟了,以前挺讓人討厭的。他說是經歷了多了,我想也是。如果單單說癡情的話,曹魚第一了。整整一個抗戰的時間,甚至更多。不過,曹魚,你要是看到的話,希望我的話你能聽進去點,現在就好好過日子吧,你是個好人,也會有個好人來給你幸福。珍惜現在的。
  
  像大揚哥,竟然是在最陰暗的那段日子多了這麼一個“可以借錢不還的”朋友。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堅強一直是他的表面,脆弱的內心總是過早的承受生命中不該有的故事和經歷,以至於現在的他,看起來變得那麼堅不可催。其實,他也不是無堅不摧。剛在大揚哥的空間看到一個視頻,做的很好。大揚哥發信息說:剛想給你打電話的,平安夜有空嗎?哥兒幾個吃個飯聚聚?我說我shame。大揚哥很大氣地說等有空再說。有次打電話給我們送零食,打芹芹的沒打我的,本人愣是說他“見色忘友”、“有異性沒人性”好久。不過這次換成芹芹說了。謝謝大揚哥平時的照顧。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相識、相知,竟是如此美妙。只是時光太淺,留不住太多關於所有的點滴。但,心的距離,可以很近,近到彼此都貼著一份無言的感動,緊握餘溫,漸漸行走。寧靜的世界,只想感受平凡的生活中,一些溫暖的細節,我不曾問過他們的前塵因果,也不想撩開那份掛滿憂傷的記憶,也許,只有時間,是最好的見證。
  
  現在身邊的朋友真的可以說是“三教九流”。在一起還在上學的,已經保研的,在實習的,教書的,幹個體的,還在國外流浪的,進演藝圈的,成了家庭主婦的,在天上飛來飛去的,遊手好閒的,當兵的,移民的,在電視臺、報社的,甚至於包養和被包養的,更甚於成為小三的……可是,就算是有的成了所謂的領導,同時有的被多數人鄙視和不恥,對我來說,他們還是他們。相識的時候是純粹的,彼此的感情似乎永遠都是那麼純粹。社會的道德永遠不會和個人的底線相一致,而法律也管不了那麼多事,我們更管不了那麼多。只是祝願所有人都能快樂一點。
  
  還有,我們要試著相信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唯有相信,才會真的存在,那些已經離開的朋友和親人,他們才會在另一個世界繼續幸福。
  
  還有一件事情,是沒想起來說的,覺得沒什麼。但是很多人問過我,剛才一個華方的小學妹聊天時又提起,說我辭掉班長的事。都這麼久了,其實我覺得真的沒什麼,不想做就辭掉了哇。開始的時候有點心情做這些事,到後來慢慢也不想做了,不是因為班裏怎麼樣了或者和同學怎麼樣了,完全是自己不想幹了,再占著位置也是耽誤大家。不過華護一還是華護一,沒有任何改變,我謝謝大家以前給過我的幫助和配合,這是一個團結、向上的集體,而現在仍然如此。大家到全國各地實習、工作,根據地仍然是徐州。我要是日後留在徐州了,還是東道主咧。呵呵,希望大家實習順利、工作順利、找老婆/老公順利。
  
  2012被說成是無比神奇的一年。可以和整個世界同歸於盡。無論是真是假,它是來了。無論發生什麼,生活還是都要繼續下去。2011的年末,我許下了小小的心願,給生活一點希冀,希望在2012的年末,如果地球沒有消失,我能再翻開看看這篇?哩吧嗦的文;如若2012的傳說被言中了,我希望能和現在愛我和我愛的人們被分到同一個世界,即使沒有立刻在一起,再經歷一次相遇、相識、相知,也是宇宙給我的莫大恩惠了。
  
  有些事,我們逃不掉
  
  時間,可以預期,卻無法挽留
  
  我們會莫名的感到孤單
  
  雖然身邊有兄弟姐妹,有親人朋友
  
  但是
  
  我們還是會覺得
  
  自己有時候仍然是路人甲,是局外人
  
  我們不得不面對有些人的離去
  
  心理學上講
  
  悲傷的根本原因是因為分離
  
  比如戴了很多年的項鏈
  
  在某一天之後永遠找不到了
  
  比如曾經以為可以天長地久的誰
  
  在某一天突然丟下你了
  
  比如。。。
  
  沒有人理解的壓抑
  
  有時候沒人理解你
  
  因為我們每個人都站在不同的角度
  
  高度不同
  
  長度不同
  
  人生的半徑不同
  
  閱歷不同
  
  怎麼可能去體諒另一個人
  
  有時候覺得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
  
  其餘都是陌生人
  
  排山倒海的壓力
  
  工作
  
  學習
  
  人際
  
  感情
  
  家庭
  
  如果這些都一股腦向你撲來
  
  壓得我們透不過氣
  
  想大哭一場
  
  無論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看不起
  
  無論你的位子是高是矮
  
  都會有人用不屑的眼光看你
  
  你也許對這些眼神很敏感
  
  對這些語言很敏感
  
  但是你永遠也不能改變有些人的高傲
  
  只有告訴自己要更加努力
  
  愛不起
  
  你覺得TA太優秀了,太完美了
  
  你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怎麼可能走到一起呢
  
  即使走到一起了
  
  兩個人能承受某些客觀的束縛嗎
  
  你很愛TA
  
  但只是愛不起
  
  感動
  
  電影裏一句不經意的臺詞
  
  卻揭開了你心裏的那道暗瘡
  
  Mp3裏永遠刪不掉的那首歌
  
  記載著某年某月的情節
  
  長大了才知道十幾歲的叛逆
  
  換來的只是父母關懷的眼神
  
  奢侈的揮霍
  
  我們還年輕
  
  所以我們總是揮霍時間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已經很成熟
  
  有時候悔恨自己為什麼不能獨立
  
  像孩子一樣
  
  揮霍著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之所以叫這個題目,因為這篇文確實是在十二月初就開始寫了。寫寫停停,停停寫寫,也因為各種事情比較忙,就一直沒完成。現在寫完了,雖然到月末了,但是也不想再改了。
  
  就是拾貳月初,壹壹年末。
  
  ————夢小晚
  
  除了兩年前項老師讓寫的工作總結,這是第二次提筆記下來以往的事情。說總結也談不上,隨便叨叨了。
  
  最近看內、外、婦,很暈,其實大家都是。一次和師傅一起在自習室,中午出來吃飯的時候師傅莫名其妙地生氣,我問,咋了,師傅說看外科損傷那一章的時候,燒傷病人的補液量老是算不對,就特別不爽。想想,以前可能覺得都不值當的生氣,算不對就算不對。可是現在大家似乎都比較較真。前些天和師傅跑遍了A、B、C、D樓和主樓,終於跑到最後才在A座找到位置看書,沒多久有大二的要在那考試,俺倆又被攆出來了。恨不得直接坐在大廳。大一的時候不想上自習天天把我們往教室和圖書館趕,現在能有個位置都是很幸福的。可能都大了吧,我這麼說。可是梧桐說不是的,是都玩夠了。呵呵,可能真的是這樣咧。
  
  2011年跨了三個學期,大二上、下和大三上。其實每一年都是跨三個學期的,也沒什麼特別的。認真回憶的話真的記不清那些微妙的心情了,想翻翻日記、看看說說試試能不能找回來,發現多數都讓我刪了。想記起的記不得,可是並不是只要文字刪除了,記憶就能刪除的。洪瑜說,你可以選擇不說、不表達。我覺得那樣真的挺好。慢慢的只是一味的寫悲傷的文,其實寫的時候也沒有那麼難過。現在忽然很想訴說,可是沒人能說、沒人可說,很難受。
  
  你用濃濃的鼻音說一點也沒事
  
  反正又美又痛才是愛的本質
  
  一個人旅行也許更有意思
  
  和他真正結束才能重新開始
  
  幾年貼心的日子換分手兩個字
  
  你卻嚴格只准自己哭一下子
  
  看著你努力想微笑的樣子
  
  我的心像大雨將至那麼潮濕
  
  我們可不可以不勇敢
  
  當傷太重心太酸無力承擔
  
  就算現在女人很流行釋然
  
  好像什麼困境都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可不可以不勇敢
  
  當愛太累夢太亂沒有答案
  
  難道不能坦白地放聲哭喊
  
  要從心底拿走一個人很痛很難
  
  最不願回憶的卻又最痛徹的是姥爺去世。自2011年初得知了他的病情,我用了近半年的時間來說服自己他很快就會離開。記得很清楚,7月8號我們考最後一門基護。7月6號在徐州圖書館還書又借了書,然後去頂樓自修室。到中午的時候,小姨打電話說了幾句,問我什麼時候放假,我問姥爺,她說家裏都很好沒什麼事。我考試結束又搬校區,就又耽誤兩天。放假後小妹工作面試也結束,兩人在市里沒回利國。記得很清楚,12號我們出去吃飯。吃飯時候媽媽打電話,我說要回濟寧,媽說不用了。我以為姥爺又去住院了。媽說姥爺去世了。我沒有哭沒有說話。媽說在7月1號,那天我考試,小妹工作面試,我倆都不知道,一直到11天之後。那時候葬禮早就辦完了。




歡迎光臨 俏皮丫頭♀女人街 (http://supreme-rcw.com/) Powered by Discuz! 7.0.0